融融冶冶皆想念_融融冶冶,融融冶冶黄

  • 时间:
  • 浏览:9

时渐深秋,黄花遍野,红叶满树,风劲残香。

这个秋天雨水格外多,自从父亲离世,似乎尽是雨的世界,或淅淅沥沥,或雨帘悬挂,或瓢泼大雨。从中秋四七到六七,都是凄雨酸风,七七,终于碰到一个天高云淡的阴沉天气,几日时间不来,山野里似乎是一夜间怒放了金黄色小菊花,活力勃勃,一大片一大片,田埂边、山坡上、一丛丛,一簇簇,严密地挨着,矮矮的, 细叶抽轻翠,圆花簇嫩黄。 偶然夹杂一两株紫色花朵,黄蕊、铜钱大小的野菊花,想起那句“暗昏暗淡紫,融融冶冶黄。”的诗句来。

前几次来坟地和父亲相见,都是采了十分秀气的白色花来,献给父亲。深秋了,这些花儿已不再开放,继而开放的是更多的小金菊,假如白色代表对故往亲人的哀悼,黄色则更多地代表怀念。想念父亲,却无处寻觅他的音收留笑貌,无法,除了为父亲预备充足的祭奠物品,就是借这金黄小菊花表达想念之情。沿途,山间小路边,各人采集了一大束沁人心脾、分发着浓郁的药草香的黄色野菊花,插在父亲的坟头。

旭日的余照耀照着父亲那一抔黄土,四周萋萋野草经过秋雨的冲洗和浇灌,长得愈加旺盛,秋天,似乎唯野草生生不息。一大堆纸钱烧了一个多小时,烘烤着脸,固然不知父亲能否真的可以收到那些“钱”,或许只是活着的人用这一方式抚慰因想念而无处下落的心灵,但是仍然忠诚地烧,衷心祷告父亲的天国不再有苦难和病痛!纵有万语千言,也只化作两行清泪洒落。原野的风很大,毫有方向地肆掠,一会会吹飞了熄灭着的纸片,无处晓得父亲的音讯,耳畔,只要飒飒秋风,可否有父亲捎来的讯息?

七七前一天夜半,见到了久别的父亲,在一个生疏的中央,回眸间,突然瞥见父亲在一角落静静站立着,我好生惊喜,朝父亲跑往:“嘿嘿,爸爸,终于找到你了!你咋在这里?”父亲战争日一样慈祥地笑着没答复,却问我:“你也要走吗?”我说不走,素日父亲总是担忧我回家匆匆又走。看见父亲清瘦而白净的脸,伸手往摸,随即不见了父亲,惊醒夜半三时。音收留和笑颜,梦醒无踪影,盈盈怀念泪,暗向枕边流。

自父亲往了,这是最清楚的一次见面,想念让人憔悴,想念,也让记忆愈加清楚,时时回想起侍候父亲时期那些温馨的画面,每次请假回家留在父亲身边服侍,父亲心境就格外愉快,日久躺在病榻上的父亲,自我回来,几次闻声他睡梦中收回如小孩子一样高兴的笑声,有时父亲会用手指悄悄触摸我的面颊,有时,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苦楚的表情、一声声不停地嗟叹,那些虽困难而暖和的光阴一往不复返,父亲终极离我而往。转眼七七已过,父亲的老屋子随着他的离往而日益凄清,屋内蒙上了厚厚的灰尘,每过完祭日,儿女们四散离往,体弱多病的母亲也随着我们流浪,昔日的烟火味已不见,唯有记忆暖和着心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的冢园掩躲在一片苹果园两头,玄月,坟茔周围开满了金色小菊花,在秋阳里金灿灿,明艳艳。陌野冷菊无人栽,迎霜融融寂寞开 ,一丛丛黄色野菊花轻俏俏地伸着枝条,不甘落寞地挑起朵朵小花,或疏或密,这秋天的精灵,秋野的眼晴,在山野陪伴着父亲的魂魄,朵朵守候在父亲身边,那迷醉的小花不由让人为之驻足,心灵为之震憾,它顽强的生命力似父亲不屈的肉体,父亲以稀有的意志与病魔抗衡十余年,禁受了何等苦楚的摧残。生命何其长久,何其软弱,花儿的生命只存在于一个长久的时节,人的生命何尝不是呢?花开花落的循环里,几十个春夏秋冬的岁月,也不过是生命中一个长久的时节。每团体,都有属于本人的那一朵花,等燃放尽最初的能量,终究如这菊花在生命的枝头抱香而亡。

秋天的风是湿润的,秋日旺盛的雨水注定了更多的泪水,秋天本是播种的时节,却也是得到的时节,是怀念的时节。想念的细胞,在血液里流淌,从生命的田垄间,长出大片大片的黄菊花,秋风吹过,开成一丛丛的怀念。看,那融融冶冶的黄色精灵,在旭日的映射下泛着金光,有多少怀念尽寄其中。

作者:晓月清风 QQ1085529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