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的诗集有

  • 时间:
  • 浏览:8

  1、《天狗》
  (一)
  我是一条天狗呀!
  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我把全宇宙来吞了。
  我便是我了!
  (二)
  我是月底光,
  我是日底光,
  我是一切星球底光,
  我是X光线底光,
  我是全宇宙底Energy底总量!
  (三)
  我飞奔,
  我狂叫,
  我熄灭。
  我如烈火一样地熄灭!
  我如大海一样地狂叫!
  我如电气一样地飞跑!
  我飞跑,
  我飞跑,
  我飞跑,
  我剥我的皮,
  我食我的肉,
  我嚼我的血,
  我啮我的心肝,
  我在我神经上飞跑,
  我在我脊髓上飞跑,
  我在我脑筋上飞跑。
  (四)
  我便是我呀!
  我的我要爆了!

  2、《早安》
  早安!常动不息的大海呀!
  早安!明迷模糊的旭光呀!
  早安!诗一样涌着的白云呀!
  早安!平匀明直的丝雨呀!诗语呀!
  早安!情热一样燃着的海山呀!
  早安!梳人灵魂的晓风呀!
  晓风呀!你请把我的声响传到四方往吧!
  早安!我年轻的祖国呀!
  早安!我重生的同胞呀!
  早安!我浩荡荡的北方的扬子江呀!
  早安!我解冻着的南方的黄河呀!
  黄河呀!我看你胸中的冰块早早消融呀!
  早安!万里长城呀!
  啊啊!雪的原野呀!啊啊!我所畏敬的俄罗斯呀!
  早安!我所畏敬的Pioneer呀!
  早安!雪的帕米尔呀!
  早安!雪的喜玛拉雅呀!
  早安!Bengal的泰戈尔翁呀!
  早安!自然学园里的学友们呀!
  早安!恒河呀!恒河外面流泻着的灵光呀!
  早安!印度洋呀!红海呀!苏彝士的运河呀!
  早安!尼罗河畔的金字塔呀!
  啊啊!你在一个炸弹上飞行着的D′annunzio呀!
  早安!你坐在Pantheon后面的“深思者”呀!
  早安!半工半读团的学友们呀!
  早安!比利时呀!比利时的遗民呀!
  早安!爱尔兰呀!爱尔兰的诗人呀!啊啊!大西洋呀!
  早安!大西洋呀!
  早安!大西洋畔的新大陆呀!
  早安!华盛整理的墓呀!林肯的墓呀!Whitman的墓呀!
  啊啊!惠特曼呀!惠特曼呀!
  太平洋一样的惠特曼呀!啊啊!太平洋呀!
  早安!太平洋呀!太平洋上的诸岛呀!
  太平洋上的扶桑呀!扶桑呀!扶桑呀!
  还在梦里裹着的扶桑呀!
  醒呀!Mesame呀!快来享用这千载一时的晨曦呀!

  3、《立在地球边上放号》
  有数的白云正在空中怒涌,
  啊啊!好幅绚丽的北冰洋的晴景哟!
  无穷的太平洋提起他全身的气力来要把地球推倒。
  啊啊!我眼前来了的滚滚的洪涛哟!
  啊啊!不时的破坏,不时的发明,不时的努力哟!
  啊啊!力哟!力哟!
  力的绘画,力的舞蹈,力的音乐,力的诗歌,力的Rhythm哟!

  4、《笔立山头瞻望》
  笔立山在日本门市西。
  登山一看,海陆船廛,了如指掌。
  大都会的脉搏哟!
  生的煽动哟!
  打着在,吹着在,叫着在,
  喷着在,飞着在,跳着在,
  四面的天郊烟幕朦胧了!
  我的心脏呀快要跳出口来了!
  哦哦,山岳的波涛,瓦屋的波涛,
  涌着在,涌着在,涌着在,涌着在呀!
  万籁共叫的Symphony,
  自然与人生的婚礼呀!
  弯弯的海岸似乎Cupid的弓弩呀!
  人的生命便是箭,正在海上放射呀!
  阴森森的海湾,停靠着的轮船,停止着的轮船,数不尽的轮船,
  一枝枝的烟筒都开着了朵玄色的牡丹呀!
  哦哦,二十世纪的名花!
  近代文明的严母呀!
  一九二○年六月

  5、《凤凰涅盘》
  序曲
  元旦将近的空中,
  飞来飞往的一对凤凰,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往,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飞来在丹穴山上。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大海,
  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
  山上是冷风凛烈的冰天。
  天气昏黄了,
  香木集高了,
  凤已飞倦了,
  凰已飞倦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啄香木,
  一星星的火点迸飞。
  凰扇火星,
  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凤又啄,
  凰又扇,
  山上的香烟弥散,
  山上的火光弥满。
  夜色已深了,
  香木已燃了,
  凤已啄倦了,
  凰已扇倦了,
  他们的死期已近了!
  啊啊!
  哀哀的凤凰!
  凤起舞,低昂!
  凰唱歌,悲壮!
  凤又舞,
  凰又唱,
  一群的凡鸟
  自天外飞来观葬。
  凤歌
  即即!即即!即即
  即即!即即!即即
  茫茫的宇宙,冷漠如铁!
  茫茫的宇宙,黑暗如漆!
  茫茫的宇宙,腥秽如血!
  宇宙呀,宇宙,
  你为什么存在?
  你自从那儿来?
  你坐在那儿在?
  你是个无限大的空球?
  你是个无穷大的整块?
  你若是无限大的空球,
  那拥抱着你的空间
  他从那儿来?
  你的外边还有些什么存在?
  你若是无穷大的整块?
  这被你拥抱着的空间
  他从那儿来?
  你确当中为什么又有生命存在?
  你究竟还是个有生命的交流?
  你究竟还是个无生命的机械?
  昂头我问天,
  天徒矜高,莫有点儿知识。
  抬头我问地,
  地已死了,莫有点儿呼吸。
  伸头我问海,
  海正扬声而呜。
  啊啊!
  生在这样个阴秽的世界当中,
  便是把金刚石的宾刀也会生锈。
  宇宙呀,宇宙,
  我要努力地把你诅咒:
  你脓血污秽着的屠场呀!
  你悲痛充塞着的囚牢呀!
  你群鬼叫号着的宅兆呀!
  你群魔跳梁着的天堂呀!
  你究竟为什么存在?
  我们飞向东方,
  东方同是一座屠场。
  我们飞向西方,
  西方同是一座囚牢。
  我们飞向北方,
  北方赞同一座宅兆。
  我们飞向南方,
  南方同是一座天堂。
  我们生在这样个世界当中,
  只好学着陆地哀哭。
  凤歌
  足足!足足!足足!
  足足!足足!足足!
  五百年来的眼泪倾注如瀑。
  五百年来的眼泪沐漓如烛。
  流不尽的眼泪,
  洗不净的纯净,
  浇不熄的情炎,
  荡不往的侮辱,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究竟要向那儿安宿?
  啊啊!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似乎那大海里的孤船,
  左也是漶漫,
  右也是漶漫,
  前不见灯台,
  后不见海岸,
  帆已破,
  墙已中断,
  楫已流浪,
  柁已腐朽,
  倦了的船子只是在船中呻唤,
  怒了的海涛还是在海中众多。
  啊啊!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似乎这黑夜里的酣梦。
  前也是睡眠,
  后也是睡眠,
  来得如飘风,
  往得如轻烟。
  来如风,
  往如烟,
  眠在后,
  睡在前,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的
  一杀那的风烟。
  啊啊!
  有什么意思?
  有什么意思?
  痴!痴!痴!
  只剩些悲痛,懊恼,寂寥,衰落,
  盘绕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贯串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啊啊!
  我们年轻时分的新颖那儿往了?
  我们年轻时分的甘美那儿往了?
  我们年轻时分的光华那儿往了?
  我们年轻时分的欢爱那儿往了?
  往了!往了!往了!
  一切都已往了,
  一切要要往了。
  我们也要往了,
  你们也要往了,
  悲痛呀!懊恼呀!寂寥呀!衰落呀!
  啊啊!
  火光熊熊了。
  香气蓬蓬了。
  时期已到了。
  死期已到了。
  身外的一切,
  身内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
  请了!请了!
  群鸟歌
  岩鹰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从今后该我为空间的霸王!
  孔雀
  凤凰,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从今后请看我花翎上的威光!
  鸱枭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哦!是那儿来的鼠肉馨香?
  家鸽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从今后请看我们驯良百姓的安康!
  鹦鹉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的徜徉!
  鸡叫
  昕潮涨了,
  昕潮涨了,
  死了的黑暗更生了。
  春潮涨了,
  春潮涨了,
  死了的宇宙更生了。
  生潮涨了,
  生潮涨了,
  死了的凤凰更生了。
  凤凰和叫
  我们更生了。
  我们更生了。
  一切的一,更生了。
  一的一切,更生了。
  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
  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我便是你。
  你便是我。
  火便是凤。
  凤便是火。
  飞翔!飞翔!
  欢唱!欢唱!
  我们黑暗,我们新颖,
  我们华美,我们芳香,
  一切的一,芳香。
  一的一切,芳香。
  芳香便是你,芳香便是我。
  芳香便是“他”,芳香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飞翔!飞翔!
  欢唱!欢唱!
  我们热忱,我们挚爱,
  我们欢快,我们调和。
  一切的一,调和。
  一的一切,调和。
  调和便是你,调和便是我。
  调和便是“他”,调和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飞翔!飞翔!
  欢唱!欢唱!
  我们生动,我们自在,
  我们雄壮,我们悠久。
  一切的一,悠久。
  一的一切,悠久。
  悠久便是你,悠久便是我。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飞翔!飞翔!
  欢唱!欢唱!
  我们欢唱,我们飞翔。
  我们飞翔,我们欢唱。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是你在欢唱?是我在欢唱?
  是“他”在欢唱?是火在欢唱?
  欢唱在歌唱!
  欢唱在欢唱!
  只要欢唱!
  只要欢唱!
  欢唱
  欢唱
  欢唱
  一九二○年一月二旬日初稿
  一九二八年一月三日改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