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成立本科生院 通识教育贯穿4年

  • 时间:
  • 浏览:3

在复旦大学2012级本科生开学典礼上,校长杨玉良向新成立的5个书院的院长颁发了聘书。这标志着复旦大学的通识教育正式由1年拓展到4年,2011级和2012级全体学生都将被分到这5个书院,大三、大四学生也可以志愿加入书院,书院既是住宿区,也是公共空间和文化课堂。今后,复旦大学的每名本科生都将在住宿制书院中,度过4年大学生活。

2005年,复旦大学开始尝试推行通识教育,借鉴耶鲁大学等西方大学和岳麓书院等中国传统书院的模式,成立志德、腾飞、克卿、任重4个书院。当年新入学的3000多名学生,无论考取何种专业,第一年都必须进入各个书院学习和生活,接受综合教育、文理基础、专业基础等三大课程板块的文理综合素质教育,第二年再回到各专业院系。

当时是一个过渡形态。复旦大学副校长陆昉表示,按照我们的改革设想,在3~5年后,复旦学院将覆盖整个本科教育阶段,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本科生院。

2010年,作为向4年制书院过渡的小范围试点,希德书院成立。经过2年的试验,今年7月11日,复旦大学正式组建了新的复旦学院,把与本科生教育相关的一切机构,包括教务处、本科招生办公室、现代教育技术中心以及教材服务中心都并入其中,既是管理机构,也是办学机构。

设立本科生院的初衷是什么?新上任的希德书院院长、物理系教授周鲁卫说,我们希望进来的学生不单单是要在专业上解决问题,毕业后不单单是进一个好公司,能赚到钱,更是对这个社会和自己的未来要有抱负,有想法。

周鲁卫觉得,当前这个社会,太过实用主义了。那些高考和千分考的成绩最高、面试的时候最强、书念得最多、思想最活跃的人都去念了经管,只是因为学了经管,将来可以找到工资高的工作。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现在的社会,没有一个词比浮躁更贴切了,他们都想着学到了就要用。他希望,在未来的书院中,同学们能够少一些实用主义,静下来,安静地读书,安静地想问题。

书院不仅仅是一个住宿的空间,更多的是一个活动空间,在课外提供让不同专业的学生一起交流、学习、讨论、研究的平台。陆昉认为,学生在大学里应该得到的,不仅是专业方面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在课堂之外的成长、培养、锻炼。书院应该是通识教育氛围最浓郁的地方,也是最能感受到大学文化气息和生活魅力的地方。

用一句话形容书院和院系的职能分工,就是院系是父亲,书院是母亲。从今年起,将由各专业院系负责学生的学籍管理、专业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包括注册、选课、成绩管理等;书院则更注重自身的文化建设、空间塑造和价值导向,以弥补原有本科教育体系的不足。书院不负责专业的学习,其生命力来自它的文化特色。我们希望每个书院要建设自己的文化,完全可以有不同的体制、机制。陆昉说。

目前,5个书院基本按照学科大类分类,但学生可以自主选择所在书院的学科和文化特色,并不一定要和本身修读的专业一致。

我们希望打造出学生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的小社区,这是书院建设成败的另一个关键点。陆昉说,学校将让出相当一部分职权,使学生在校园里学会自我管理、自我建设书院;走出校门后,就能更好地适应和参与社会建设,更主动地领导社会前进。

基于这个目标,在书院中,学生将自主产生和运行自我管理委员会。这个暑假,学校招募了一些对书院建设感兴趣的学生,成立了书院建设小组。在假期中,这些学生参与书院建设的调研,和书院院长对接,设计自我管理委员会的制度和运营方案,并以2011级学生为主力,建立了自我管理委员会筹备小组。

目前,学生自我管理委员会的主要职权有二,一是统领书院的文化建设,包括学术文化活动和公共空间内的文化产品,如研讨会等,为教师在书院里开的课程提供服务支持;二是管理公共空间,现在,学生已经参与到了希德书院、任重书院等的公共空间设计。

陆昉说,自我管理还只是刚刚开始,今后,新的书院的规划、设计和建设也将由学生发挥主要作用。

相关阅读:

中国农业大学103名本科生走进自然大课堂

新生开学:大部分一本高校可提供新生转专业机会

武汉科技大学护理专业招到35个男生喜忧参半

湖师大文学院新生男女比例1:9 成了女儿国

[标签: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