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病了_1200字

  • 时间:
  • 浏览:3

在上学时生病固然不是好事,打针吃药功课还不能耽误,不过在放假时有点关乎痛痒的小病小灾,的确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哎,兄台,先别忙说我这是“谬论”,听我娓娓道来。

暑假初临时,在我的雄心壮志和老爸老妈的威逼利诱之下,我把暑期计划订得是满满当当又细又密,实行起来才知道暑假暑假,“假”这个字真不是白说的,学了一学期,潜意识里早盼着这一天到来,现在真真实实到了眼前,要立起个“学”的心还真不容易!不过我可不是那种光说不练耍嘴皮子的人,既然白纸黑字写在那儿了,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怎么不容易也得硬着头皮做下去(谁叫咱经不住人家的威逼利诱呢!)。哎呀我的妈!这四十六天一天不落,瞧着那该死的计划干下来,比上学还累呢!上学总有准点上下课,少说也有体育啊音乐啊什么的休闲一下吧,这可好,三下五除二一天的任务数理化和着家务事儿一起压下来,不完成,什么事儿都干不了,这不要了我的命么!

可真是天助我也,正当我某一天晚上不管空调冷风呼啸,电风扇狂风乍起,站在两边的风头上,下死劲瞪着那张“卖身契”时,忽然我一吸溜鼻子,嗯,有点儿不通!接下来自是病来如山倒,当老妈从我掖下拿出温度计看了一眼,报出了令老爸震惊不已的一个数字后,老爸老妈这么多天来的于心不忍终于成了决了堤的江水滔滔不绝,连绵而至。

我的好日子也就接踵而至了,首先我早晨不用早起了,你知道当我第二天一睁眼发现已是上午九点三十五分,而老妈走过来摸摸我的额头,然后轻声慢语对我说“还早呢,再睡会儿吧!”我有多么激动吗?可怜见的,我这么个爱睡懒觉的人今年暑假迟于九点起床的只有两回!其余哪天不得完成那“卖身契”上写的头一条:每日不得迟于六点三十分起床,晨练慢跑不得少于八百米!

其次,什么晾衣服、收衣服、折衣服、洗碗、淘米、洗菜通通从这一日起与我无缘了,连那天我起床叠被子老爸也对我说:“你歇着吧,我来。”往日里他们要我端茶递水,我当然要当义务去完成。每回我请他们倒杯水,总要三请四邀,好话说一车,他们一句“自个儿去”。我就哑了,偶尔为我倒杯水还要来一句:“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好像我一天到晚拿他们当仆人使似的!不就一杯水吗,自己倒嘛。我一天也就晚上八点到十点两小时的电视看,要是老爸拉我去游泳,一个晚上就全泡汤了。平时上学看不着电视,放暑假还不往回补岂不是太对不起自个儿了?一杯水事小,电视剧高潮错过了事大呀!现在可好,只要“我喝”两个字一出口,什么西瓜汁、白开水立马呈在眼前,什么请呀,邀的全进了爪哇国,老爸老妈现在巴不得我这个“大小姐”“吩咐“他们呢!

至于复习题什么的这两天更是提都不提一句,我一有空就抱着一本本砖头厚的长篇小说看个够,哈哈,不看白不看,你看老爸老妈不但不反对还说“看看书也好,老躺着发呆也不行,悠着点就是了”可把我乐歪了,要知道“卖身契”上第十六条写着:不得在未完成每日工作时看其它闲书,违者一律没收。什么叫“没收”还不是让老爸老妈放到床头枕边跟我一起“与民同乐”去了(可见他们也不反对我看好书,只是要分场合、时间罢了)。

当然了,有这些优待的同时,苦头也是有的。头疼脑热啦,四肢酸痛、全身无力啦,打针吃药也是免不了的事。不过“任何欲望的满足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嘛!何况我这几天还打着“大病初愈”的幌子“招摇撞骗”要老妈延长我看电视呢!要是这一条也批准了,我这场病生得可就太值了!

哎,妈什么时候进来的?别别别,我这不开玩笑呢么?哎呀--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