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印象之四:古玩市场外的“骗局”_1000字

  • 时间:
  • 浏览:2

回家路过古玩市场。街中只见满地的人,满地的摊子,仅留下一条小道供行人走路。

古玩市场是由那条街和一栋楼构成的。我们进入了那楼,迎面就见到一尊观音像放在大厅,是一块玉质巨石剖成两半雕成的,看似价值连城。我们在里面逛了一圈,虽然明知这儿的玉石、书画、文物等等可能大都是仿制品(真品不会随地摆),但还是好奇地左看看,右摸摸。

不多时,出了楼,小心翼翼(为不打坏东西)地回家。街上还有卖蛐蛐儿,书籍等杂物。我们出了街,进入一条边上的古街,街旁摆满了雕塑。这些雕塑样式虽然我都看过,但还是再观摩了一遍,愈觉得作者的水平之高。爸爸忽拉住我,我一回头,看见一个古玩摊子。我不禁疑道:古玩市场外也会有古玩摊子?爸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努了努嘴:“看见了吗?看出什么来了?”

我看见那古玩摊主正与一个绿衣服的年轻人谈话。我认真地听着——原来是那绿衣服想卖给摊主两尊玉制象雕,而摊主正与其商量着价格。这两人口音相同,都是外地口音,长相体形也神似,非但如此,他们的讨价还价还软绵绵的,一点都不干净利索。

我明白了点什么,正想悄悄与爸爸说。刚张嘴,爸爸马上点了点头,迅速地用家乡话说:“没错,这两个人是骗子,你看好了,马上那个摊主就会买下那个小的象雕了。”

果不出爸爸所料,话音刚落,那摊主就马上掏出钱把小象雕买下了。我听见他正欲用再买下大象雕。在我们伫足观望之后,旁观者越来越多,骑自行车的、三轮车的、行人,打酱油的都在旁边兴致勃勃地围观。绿衣服皱了皱眉头,有点不高兴人过多,而摊主则拿起一块“袁大头”,磨了摩象雕的包浆,露出蓝莹莹的象体。他专心致志地鉴赏着大象雕,品头论足。

摊主终于报了个高价,绿衣服却嘟嘟囔囔:“这么少?不干不干!”拿起报纸包起象雕就走,摊主连忙追上去,问道:“那你要多少!”绿衣服扔下一句:“我可是懂的,没有那个数不卖!”摊主愣了神,尚未反应过来,绿衣服已经走了很远,只好作罢,颇有几分懊恼地回到摊子上。但从他的眼神中却不见失望。他装模作样地朝围观者叨唠:“都是你们!把他吓跑了!”

爸爸却盯着绿衣服远去的方向,又与我说:“喏,那小子走不远的。” 如爸爸所说,绿衣服走走停停,不时回头看,好像恋恋不舍,又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绿衣服便渐渐地走远了,转过弯,不见了。

围观人散了不少,留下一个大汉、一个老头儿,还有一个瘦子。摊主递给三人几只烟,大汉摇头拒绝了,老头儿和瘦子点了火,津津有味地吞吐着。这三人原来也是托!“戏”结束了,爸爸拉着我走了。在路口,爸爸细细地说与我听:“围观者中无知者见此情形往往会以为那摊主是真正有眼光的,那绿衣服年轻人的象雕也是值钱的,自以为是又贪心的人就会追上去,从绿衣服手上把象雕买下来。以为捡了大便宜,反而上了当,那象雕本不值钱。从前,我目睹过有人入了套。所以,贪心害人啊,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接着又说:“至于这骗子为什么在这里设骗,因为市场里面高手太多。”

今日的“骗局”收场,无人上当。